Fenway Park 波士頓市建立於1630年,向來以它的歷史意義、文化和教育享有盛名,深富悠閒和古典浪漫的氣質,可以說是一個往來無白丁的城市。但是更讓我被吸引的是,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比這裡更以它的棒球隊為榮,城市與球隊的關係更為緊密。波士頓市內有數不盡的歷史遺跡和地標,但沒有一個,像波士頓紅襪隊和 Fenway Park (芬威球場)一樣,保存得那麼另人著迷,是全波士頓讓我覺得最值前來朝聖的地方。抱著所費不貲,得來不易的球票,興奮了一個月,還做了幾次神遊此地的夢之後,懷著忐忑期待的心情,我終於踏上波士頓,來到這裡感受 Fenway Park 近一世紀的悲情與榮耀。Fenway Park 是棒球歷史中的活古蹟。於1912年,約在中國末代皇帝愛新覺羅‧溥儀遜位後兩個月的時間,完工落成於波士頓 Back Bay旁的這9英畝地。開幕啟用於4月20日,鐵達尼號沉沒悲劇的6天之後,使得當時報紙對這件體育新聞低調以對,在頭版隻字未提。波士頓市市長 John F. Fitzgerald 在他孫子約翰甘迺迪當選美國總統的48年前,為球場開幕儀式投出第一球。開幕戰是由紅襪出戰紐約 Highlanders (之後改名為洋基) ,同一天開幕啟用的還有底特律的 Navin球場(後改名為 Tiger Stadium,現已退役) 。她是當今美國職棒30座球場中,歷史最悠久、也是最富傳奇色彩的球場;她見證了兩次世界大戰、貝比魯斯魔咒,以及80年後的魔咒破解。她建立於一個球場仍是以木造的年代,近百年來歷經世世代代紅襪球迷和時間的考驗,在歷經 "Cookie-Cutter 球場時期" 的興起和沒落 ; 現代新球場試圖以復古造型建立特色的比較淘汰之後,它仍然持續閃耀而驕傲的圪立著。Babe Ruth早期在此主投的年代,紅襪1918/2004戲劇性的奪冠,Ted Williams 的強打,Pedro Martinez的氣魄,都是此地永存不朽的經典。

由於最早期的球場沒有停車場,一直到現在,大部分波士頓球迷仍然維持著搭乘大眾捷運(MBTA,他們簡稱 T)的傳統,當然附近有少數的停車位,但一晚至少得花上美金$30銀元。我們一人花了$1.25搭乘T和從波士頓市各地來的球迷一起到達了 Fenway Park,在 Kenmore Square 站下車,一登上車站的樓梯走向 Commonwealth Ave.,就能知道我們己經來到了一個純棒球的國度,神話的發祥地。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在一幢建築物頂樓的巨大霓虹「CITGO」廣告牌。CITGO 廣告牌對許多波士頓人和紅襪迷可稱得上是一個聖物,這個6呎高的雙面招牌,在 Fenway Park 內各個角度都可以看得到它出現在左外野方向,這個石油公司從1940年就把這招牌放在樓頂,現在的霓虹燈版是在1965年更新的。接著緩緩經過的是古老的 Buckminster Hotel,這裡應該就是策劃 1919年黑襪事件(醜聞)的所在地。

球場週圍,一票難求造就了漫天的黃牛,低調的在人群中穿梭販售; 紀念品和飲食攤販散佈,賣著人見人愛的 Red Sox 和 "Yankees Sucks" 的 T-shirt,和香味四溢的義大利香腸。緊靠著球場的 Brookline Ave,有一些可以供球迷賽前賽後吃飯的 Bar和餐廳,但有比賽時多半是大排長龍,最顯目的是 Pizzeria Uno 和在 Green Monster外,Brookline Ave.上的 Cask’N Flagon,藉著 Fenway Park的威名,恐怕已經讓他們削翻了。紅襪有發行定價4美元的官方 Program,但大部分的球迷都選擇一份創刊於1990年的非正式 Program : Boston Baseball,在街頭各角落隨處可見,只要價2美元。走近球場進入 Yawkey Way ,就是持票人才能進入的廣場了,也就是我朝思暮想的那一道正門磚牆所在。

Yawkey Way 這條路,是以1933-1976年時期紅襪隊老闆 Tom Yawkey 之名而命名,路的左側就是掛滿世界大賽和美聯冠軍錦旗的外牆,右側則是隸屬球場的超大紀念品店。踏進球場,這裡的景物將叫人永生難忘,一切都已經超過我一個頭所能承載的負荷,就像進入 John Updike 所說的「Little lyrical bandbox of a ballpark」,歷史的痕跡和獨特的氣質,難怪一直為它保有「America’s most be loved ballpark」的綽號。球場中綠色幾乎是無所不在,牆上和座位漆著一種特別的綠色,而從走道朝內一瞥,則能看到猶如是愛爾蘭以外最綠的場地草皮。

大火的摧殘,數次改變了 Fenway Park 的造型,1926年左外野木製看台燒光,1934年再次火災,才換成水泥看台。最初可容納4萬8千名觀眾,二次大戰之後消防法規的限制,使得容納人數降至 3萬人,曾經成為大聯盟中最小的球場。(2006球季奧克蘭運動家主場將上層看台封閉,成為最小的球場,匹茲堡 PNC Park 僅次,Fenway Park退居為第3小的球場) 球場小,但是她的媒體播報室卻是全大聯盟最大的,因為新英格蘭的五個州都把紅襪隊當做 home team,所以球場準備了可以容納數量最多媒體的播報室。

從鳥瞰圖看,Fenway Park為符合土地面積型狀的限制,而建築成相當不規則的「鑽石」形:左右外野不對稱、線條複雜,活像一座大型的彈子檯,但是這卻形成了許多獨一無二的特徵。首先是那全世界球場中最具名氣的建築物,37呎高(近4層樓)的「Green Monster」。這道高聳在左外野的綠色高牆,已經成為球場的註冊商標。最初是只有25呎高的廣告看板,可能只是為了阻礙街對面的公寓居民看免費球賽而建,1934才加至今日的高度,而在1947年塗成綠色。由於球場左外野距離實在太短,Green Monster 擋得住平飛球,卻攔不下稍微深遠的左外野高飛球,因此 Fenway 向來被視為打者天堂、左投手地獄。然而,2003年球季,球場在 Green Monster上設了274個座位以造福球迷,意外擋住每年夏天由本壘吹向左外野的風勢,略為提升全壘打難度,它攔下在其他球場可能飛出去的平飛彈,卻也為打者製造不少二壘安打。在 Green Monster下方保留了仍然以人工操作的老式計分版,仍然以綠燈紅燈來顯示壞球、好球和出局數。2003年時增加了所有美職球隊的比賽分數,還有一對新的廣告板。

在右外野的5呎高全壘打牆後是牛棚,設立於1940年,是後來所謂 Williamsburg。牛棚的設置將右外野縮近了23呎,給當時的紅襪隊傳奇強打 Ted Williams 更增添一個利多。另一個 Ted Williams 在球場中留下的痕跡,是右外野看台上一大片綠色座位中唯一的一個紅色座椅,位於 Sec42. Row37. Seat21,叫做「Red Seat」。這張椅子是1946年6月9日 Ted Williams 擊出 Fenway Park 史上最遠的(502呎)全壘打的落點所在,至今仍永垂不朽。右外野觀眾席屋簷掛著幾個退休號碼,以彰顯這幾位穿過紅襪球衣的偉大球員,他們是:1號的 Bobby Doerr、 4號的 Joe Cronin、 8號的 Carl Yastrzemski、 9號的 Ted Williams、和27號的 Carlton Fisk。


球場最接近本壘的左外野與右外野非常短,左外野為310呎、右外野只有302呎,兩根全壘打標竿都非常出名:右邊的叫「佩斯基標竿」Pesky Pole(以第一位打到這支標竿被判全壘打的球員Pesky命名)。2004年紅襪對紅雀世界大戰,紅襪隊打者 Bellhorn 第一戰擊出致勝全壘打,就打在佩斯基標竿上頭。為了避免爭議,球場在標竿上裝了許多麥克風。左側的「費斯克標竿」更有歷史典故:它是為了紀念前紅襪隊明星捕手費斯克,1975年對紅人隊的世界大賽第6戰,延長第12局擊出打中這支標竿的不朽再見全壘打。當時費斯克邊跑壘,邊用誇張的肢體語言「指揮」球不要出界的鏡頭,到現在仍是經典鏡頭。

球場右外野屋頂有一個 "Jimmy Fund" 的斗大廣告牌,是紅襪長期以來的官方慈善基金會,主要為癌症兒童籌募捐款,在球場內各個角落的柱子上都可以看到Jimmy Fund的捐款箱。當然Fenway Park其中一個最迷人的部份,是球場中的紅襪球迷,他們還在場中有許多傳統的消遣娛樂,包右外野看台不斷跳動的海灘球,和第八局中場的 Sweet Caroline,加上幸運物 Wally the Molly 的穿插表演。球迷從 New England 各州來到此地,支持這個歷史和特色都無與輪比的球隊,他們的熱情支持,使得紅襪在2004年成為史上第4支全季座位賣光的球隊。不斷攀高甚至破紀錄的觀眾人數,其實應該歸功由 John Henry所領導的經營團隊,他們在2002年取得球隊控制權後,千方百計努力地改善這個古意盎然的球場來取悅球迷,例如更多的座位,更大更多的販賣部和更新指示牌。當然紅襪的勝績更扮演了重要角色,2004年的世界大賽冠軍,平息傳說的 "Curse of the Bambino" (魯斯魔咒)後,亦使得紅襪隊和 Fenway Park 的行情如同火上加油一般。票有多難買,擁有季票購買權有多困難,可以看電影-Fever Pitch。

Fenway Park也曾是3個美式足球隊的主場:Boston Redskins (現已移至 Washington D.C.) ,Boston Yanks (現已改為 Indianapolis Colts) ,以及 Boston Patriots,也就是現在的新英格蘭愛國者隊。坦白說,與新球場相比,老舊的球場是不會讓觀眾感到舒適的,甚至有些地方觀眾還必須忍耐遷就她,但 Fenway Park 卻能靠著獨特的歷史特質,加上球團的努力維謢經營,讓她一直是最受球迷喜愛和苛護的球場,這實在值得台灣一些老舊的球場參考和仿效。

從1912年起,她已經以她神聖的牆,魯斯的傳奇,Ted Williams 的成就承載了無數美麗的回憶,讓新英格蘭的人們深深愛戀著她,也成為棒球迷心目中一個永續的寶藏。簡單而言,FenwayPark 就是一個棒球的極樂世界,感謝老天爺在未來的幾年仍然能繼續讓它存在著,因為2005年紅襪球團宣佈了一個長期維持住 Fenway Park 的承諾,球迷可以暫時鬆口氣。

紅襪在今天毫無表現,David 和 Manny 雙雙熄火,逐漸加大的雨勢終於在第6局迫使裁判叫停,紅襪輸給了游擊兵,我們和許多不捨離去的觀眾遛連在那木製的看台上,看著雨霧中的 Green Monster,靜靜的享受著…


--------------------------------------------------------
Visted Date: May 12, 2006. 7:05pm
Seat: R.F. Grandstand, Sec 7 Row 5 Seat 5
Game: Rangers 6, Redsox 0

創作者介紹

追日誌 @ Pixnet

sunpaul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