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了巨人最親密的伙伴道奇,也就是輪到這件珍藏登場的時候了。

這是一件在賣場裡意外發現的減價普通球衣,但上頭是分別在不同年份,不同地點取得的陳郭胡曹親筆簽名,它是我曾經幸運經歷金鋒世代的證明,和見證台灣棒球好手挑戰大聯盟,踏足最高聖殿的紀錄,所以我覺得很珍貴,可以以後用來給小孩畫虎蘭說故事,就好比假如我父親有一天拿出嘉農選手簽名球衣讓我昏倒在地上那樣,應該會是一件很挺酷的事情。

道奇使用過的亞洲球員數量,其他隊伍望塵莫及,在不算長的時間裡,連我們不算太多的旅外球員裡居然已經有四位曾經穿上過這款球衣,如果再多幾個,道奇應該就更有資格成為名符其實的中華隊了:D


説起球衣,回頭數一數,自己道奇的行頭還真不少,有年輕時候買的,有看球時候送的,因為平常抓了隨便穿,還因此在生活中發生一些有趣的經歷。


一回身上穿著道奇的T恤晚上趕著出門到巷口買東西,排隊結賬時,前面東張西望的老外餘光掃到我胸前藍藍的字樣,吃驚狀的整個轉過身來,笑著對我說:「嘿!道奇球迷是吧?」 臉上的表情意思是「你是怎麼了?=出來挑釁嗎?=好大的膽子啊!」 我笑著表明這是免費贈品,我是巨人球迷啦,接著大家一陣說說笑笑。

一回清晨戴著道奇毛帽在社區街上跑步,遠遠迎面走來一位頭上戴著巨人球帽的蹓狗老人,在除了我們之外四周空無一人的寧靜道路上,我們要相互錯身而過顯然會很有趣。我向他微笑道早安,老頭兒一臉嚴肅,不是很自在的點頭致意,看起來很僵硬,那尷尬的一瞬間後,我不由自主的邊跑邊笑。

一回戴著道奇球帽到公園裡找球打(我從捨不得在我的巨人球帽上留下汗水結晶的鹽巴),見球場上一群正在練球的少棒隊,直接就跑上前去要參一咖。找了帶頭的教練禮貌性打個招呼:「我可以一起玩嗎?」 教練毫不思索的爽快回答:「當然可以,但是你頭上那頂帽子要先脫掉。」然後兩人一陣哈哈大笑。

一回到店裡買油漆,找不到我要的藍色漆,抓了個店員來幫忙,「可以幫我找油漆嗎?」「需要什麼顏色?」 「Dodger blue」 「Dodger blue!!!...你這個形容詞還真有趣...」馬上收起臉上的笑容,面帶難色的為我服務。

當然還有更多像這些開玩笑的瑣碎細節發生在日常生活中,這是屬地主義制度下產生的競爭情節與幽默感的綜合現象,常常令我回味無窮,光一想到這麼多人關心這事,就足以讓人會心一笑。

所以,真的討厭道奇嗎? 當然不,這兩支隊伍其實像是一種唇齒相依的關係,表面上嘴巴叫叫,他們的出現卻使得球員球迷更加興奮,球季更加美好,比賽更令人期待,沒有他們日子,又怎麼會有偉大精彩的故事和許多的痛苦快樂呢?

有時候,我們甚至還得互相幫助,就像現在我們幫忙拖住響尾蛇尾巴,讓道奇揚長而去一樣。

扯太遠了,希望有更多台灣球員加入道奇隊,因為球衣上還有很多空白的地方:D

以上為珍藏第十四章。

sunpaul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owardch99
  • 第一次來貴寶地, 很喜歡你寫的文章. 看到這句 "就好比假如我父親有一天拿出嘉農選手簽名球衣讓我昏倒在地上那樣", 讓我不禁嘴角上揚. 我想, 我們這些台灣出來的, 身上多少都帶有棒球魂. 能有一件這種傳家寶, 是很值得驕傲, 很能拿出來說嘴的.

    看了你的文章, 才知道原來巨人和道奇有這種世仇. 回頭看看休士頓的球迷, 也未免太和氣了. 街上一堆穿著 Pujols 球衣的人. 也不想想當年就是他一棒再見全壘打, 不但種下日後 Lidge 遠走費城的遠因, 還把太空人投手輪值打亂, 最後世界大賽被白襪剃了個光頭.
  • 非常歡迎和感謝, 一點興趣和雜記, 很高興您不嫌棄:)
    您說的沒錯, 希望我們能更珍視歷史, 重視傳統, 讓它們更有價值.

    因為他們打得不怎麼樣, 所以關係其實沒有劍拔弩張, 比較偏趣味.
    人在休士頓嗎?

    sunpaul2 於 2008/09/24 01: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