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農場主人迪恩博士突然來電,說羅國輝人在我們市內,頓時覺得一頭霧水,小聯盟賽程就剩下一禮拜,現在被叫回來這裡做什麼呢?

在台灣的棒球隊從北京回台北的路途上,羅國輝已經飛了十幾個小時到舊金山轉聖荷西和球隊會合,一陣頭暈腦脹後立即被排先發上場跑來跑去,結束馬上再搭深夜的長途巴士回到南加州,看他一臉疲憊的表情,覺得很同情。

奧運過了,很遺憾也很幸運,時差關係沒法看半場轉播卻也因而逃掉被凌遲般的痛苦,唯一有感覺被重擊的時刻,也只有每天早上打開電腦看結果後的那短短十分鐘,或許是因為沒有觀看比賽過程,或許是本來就沒敢樂觀的亂作夢,或許是覺得如此輕視體育,運動競賽人口稀少的國家,除了偶爾的運氣之外,本來就比較難有什麼傑出的成績,所以事後感覺還歲算平靜。


我比較在乎的是我們現實的環境和這個運動的普及率,以及真正的實力,否則贏了固然是喜,卻仍無法證明我們的地位,這樣拿到獎牌對整體環境的刺激也只能有春藥般的短暫功效,下一次又得還回去。美日韓古偶爾馬失前啼,也不會減損大家對他們的棒球成就的肯定和敬畏,能建立龐大穩固的根基與整體的強盛,才是高機率勝算的根源。但是以我們這種打球人數少,好學校不打,好學生不打,球員在主流社會沒地位的現象來看,要有那一天恐怕也是只會出現在夢裡。

以我們的現在的資源和環境,拿下第五名,算是適得其所,只要球員盡了力就行了,要把所有忿恨倒在他們身上難免,適可而止就好。至於突然出現的無數總教練,還有因為一場賽會的表現就恣意發表涉及人身攻擊的嘲諷漫罵,需要往前繼續努力的球員,是沒有必要浪費生命去理會的,畢竟成就紀錄是在生涯結束時才會被判定。

扯遠了,只是對很多球員被排身山倒海的攻擊感到很無奈,想想看到這些選手幾天前所剛經歷的,我想隨便抓一個意見最多的最嘴泡客放在那裡,大概都會是以尿失禁收場吧。

接近午夜,羅國輝上了車塞進滿載的巴士座位中,車燈漸遠消失在暗夜裏,獨自一人在漆黑中揮了揮手,嘆! 台灣的球員真是不好當啊,只能有不愛國,腦殘,國恥,這幾個項目可以選。

再加油吧!

創作者介紹

追日誌 @ Pixnet

sunpaul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