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work操得有點小離譜,回到這裡來喘口氣,寫寫life。

●前幾天長尾巴,帳面上是數字加1,實際上老化情況似乎明顯多了幾倍,自己想了很多事情。

幾十年來的興趣是不是到了該停下腳步的時候 了,長期信仰甲子園精神,踏上紅土就失去斬折的狂操猛練,搞得隊友四處走避,自己身體也漸漸不勝負荷。雖然知道沒有天份的支撐,勤仍然是不足以補拙,但還 是不知道堅持在追求什麼,八成也就是撲下一個球的快感吧。但在這個百分之七十盡是挫折的運動裡,我似乎為了一點痛快,付出得多了些。年逾不惑,是球員已經 退休,甚至等著進HOF的時候,我才在做白日夢,但實際上,除非向Balco領些「營養品」來吞,上帝造的物還是有他一定的使用年限。一切都突然間同時來 報到: 疲勞疼痛愈來愈難恢復,眼睛還會脫落窗到用臉接球,按摩的說我右肩突起有異狀,說不定郭曹的問題我都有,閃到腰一直沒機會好,膝關節也在退化, range,glove work,arm,唉~算了,可能是真的該認清現實了,否則別人運動是健身,我卻像是拼命在損壞受之父母的髮膚,完了還扛著一堆自由基到處跑。

其實我可能一直是一個過動兒,只是我媽從沒跟我說。

 

●房客梅子學成歸國回日本發展了,回國前先朝聖了西雅圖水手主場,親眼看著一朗默默道別。空的房間,當然得再找一個日本妹。先不要往變態的方向想,除了本身希望有機會多接觸不同的文化,要選一個煮東西不能有味道才是主要原因。

這次來了一個叫「菜花」的小姐。進住之前也先到了西雅圖水手主場親眼和一朗默默打了招呼才來。岡山來的,阪神虎球迷,卻有一個巨人球迷哥哥。

Interview我也沒什麼問題問她,

「Do you... like baseball ? 」

「I love baseball !!」 

就這樣,我們會有好長一段時間要一起相處。

 

● 人生的際遇有時很奇妙,看到張伯倫頻頻在媒體曝光,回想起一個多月前和他在舊金山明日之星賽的短暫交會,有一點不太真實。那天總共和他居然有三次見面的機 會,到後來都嫌他臉孔重複太多次,最後一次還在球隊下褟的旅館大廳和他遇見,看他迎面走來,問了他球場裡的狀況,胡金龍跟來沒,他人一整個客氣,像個鄰家 男孩,熱心回應,不像他大噸位體積和頭上那頂NY帽子給人的壓力。

沒多久的光景,他在洋基投手丘上出現,光芒四射,頓時讓我摸著額頭,覺得好像錯過了什麼。雖然常常看到球員上上下下,但他實在是有一點快。

人就是這樣,當初只把他當作問路的對象,現在如果看到他,我可能會開不了口。

sunpaul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gdyang
  • 哇~ Paul兄,身體要多保重啊~
    如果真的不堪負荷,先進傷兵名單好好休養一下吧~
    以免得不償失中斷運動生涯 ^^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 阿東, 聽起來, 我應該成立二軍才行啊.
    感謝感謝.

    sunpaul2 於 2007/08/28 13: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