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helor
上週在酒鄉參加了朋友的婚禮,夕陽斜射的葡萄園裡,浪漫溫馨的景緻,輕柔的樂聲,杯光燭影中,我回憶起了自己幾年前的婚事。

由於是在台灣結婚,名堂和這兒是截然不同的繁瑣,過程必須具備的禮俗也幾乎都千篇一律,倒是回台灣前,由上司為我打點的婚前單身漢派對,是我人生中必須記上一筆的重要紀錄。

在那之前,有許多畫面只在電影中看過,但活潑老闆慷慨熱心的安排,讓我在一夜之間接受了快速轉大人的洗禮。還記得那天中午時分,上司就親自駕專車在家門口等候,賜予我無上的尊榮,也意味著今夜將有一場硬仗在前方等待。長驅直入舊金山市區後,先來到海灣邊一個傍水的撞球間,許多男同事與朋友已經在內等候,大夥兒吃吃喝喝,進行純男人的彈子房對決,從來沒有經驗的我,以為今天的節目就將在此告終,一開始就多喝了幾杯,以致接下來的回憶都是在朦矓狀態下的殘存影像。

傍晚時分,一幫人轉戰西餐廳,才開始正式的晚餐。因為朋友同事來路不同,彼此藉此場合互相認識交流,切磋職場訊息。幾十個男人齊聚一堂,為的不是配對聯誼,球賽活動,而是來為小弟的區區小事義氣相挺,熱情捧場,其實看在眼中,內心有難以言喻的感動和感激。對於活動一直維持在健康,怡情,會友,非鹹濕的溫馨歡樂基調上,心頭倒也鬆了一口氣。

晚餐一陣喧騰之後,沒想到居然還有節目,雖然心裡對「單身派對」的菜色總有某種猜想和期待,但時過兩攤,酒不知過了幾旬,銀子已經耗費可觀,加上夜已漸深,理應要有接近尾聲的氣氛,但其實接著要面對的才是開胃菜,才要付出一個被專車接送,失去自由的代價。這回被載到一個規模龐大的酒吧裏進行傳統的拷問酷刑,裏頭飲酒的單位是shot,身為主角,該說的,不該說的,能喝的,不能喝的,在這裡沒有逃避的選項,在數度往返廁所抓兔子的路途中,模糊的視線捕捉到許多衣著入時的帥哥美女,但大部份的時間,我都是面對著馬桶,保持的動作,讓自己一直聯想起新加坡那噴水的獅頭魚。

到目前為止,我深刻的覺得,在這個文化裡,失去單身身份一定是一個恐怖的災難,而最後一次男人們一起廝混的機會,非得要這麼轟轟烈烈,盡情痛快才行,否則似乎不足以彌補什麼說不上來的遺憾。

在數不清多少混雜的「shots」之後,很慶幸離開時還能用自己的雙腳站著,血液裡酒精的濃度,無法對焦的雙眼,讓我已經不知身在何處,但大家似乎很有默契的往下一站開拔,彷佛一夜的鋪陳,就是為了迎接最終的主秀。我帶著些許的不安和懷疑,像被綁架般和浩浩蕩蕩一行人,在夜色中來到了一個用黑玻璃做大門的建築物。這會兒要踏進去的,不就是那本市赫赫有名的上空俱樂部嗎? 好吧,終究是要經歷,該來的就要勇敢面對。經過門口彪形大漢的檢查,服裝的審核,通過黑暗的玄關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前方約二十公尺距離,五光十色,兩支鋼管,數名上空女郎正在大跳豔舞的舞台,一種不太實際的夢幻景象。

沒有見過世面,當下興奮到不行,酒也醒了幾分,還馬上撥通電話給老婆分享我眼中看到的新奇景物。據說這是一個頗具水準的club,現場舞者都是精挑細選,一個個在婚暗的灯光下,就像是維多利亞秘密的模特兒走出型錄,我抓了抓臉頰自問: 「Is this heaven? No, it's not even Iowa, it's...it's a lap dance club!」

脫衣舞秀,不外乎就是面貌身材佼好的舞者,在顧客只能用眼睛觀賞的限制下,一對一近距離的展現撩人舞姿,過程極端性感火辣。我努力的想要適應這另一個世界的行為,學習如何舉止得宜,但從來沒有面對過這麼多赤裸裸的異國文化,早就已經傻到嘴開開的。承蒙不同部門主管的厚愛,還買下數小段密室裡的特別服務(跳的更貼),打算讓我了無遺憾,甚至到了最後,還訂了一個昂貴的Bachelor kit,把我叫上舞台坐在中央,由四個上空舞者服侍,對我來一段火爆艷舞,把我衣服脫了,胡亂磨蹭,一同跳舞,還要我和他們一起在鋼管上旋轉。

照向舞台的燈光讓我睜不開眼睛,我記不清楚我做了些什麼,鎖碎的記憶中,包含了台下恩客群的臉孔,皮鞭,綁在我身上的胸罩,以及一個舞者拿著我的內衣在甩動。根據同事描述,當四個上空舞者一起把胸部擠向我臉上時,我的表情眼神是一種很難可以形容出來的失焦。

接下來的事,怎麼回家,我已經毫無印象。這一次勞師動眾,擾民傷財。耗費超過超過十二小時的最後單身狂歡夜,有辛苦,有快樂,更珍貴的是它讓我完整體會了米國新郎傳統上必經的歷程,以及和眾多好友一同分享的喜悅,無論何時回想起來,對那一夜為此撥空安排,奉陪+相害的朋友仍然充滿感謝,它將成為我一生不願忘記的特殊回憶。

葡萄園裡新人正接受牧師的證婚,我站在遠處,想起我的那一夜,停止不住發自內心的微笑。

創作者介紹

追日誌 @ Pixnet

sunpaul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