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上一馬相隔84天之後,第三馬入袋。


洛杉磯賽事的規模,看了會讓人下巴脫落。兩萬六千個來自不同國家的參賽者全數為全程馬拉松跑者(沒有半馬在同日舉行) ,由於獎金優厚,吸引眾多非洲好手前來(Elite Runners) 。一大早,一貫的南加州陽光已經侍候著,在出發點環球影城,萬頭鑽動,上空四架直昇機交錯盤旋,我在歷經整個冬天的辛勤準備,忍受幾個月在寒冬中掀開棉被,在黑暗的清晨中咬牙綀習的超幹日子之後,眼前這一片盛大壯觀的景象,無異是意味著即將春暖花開,苦盡甘來,養兵千日就等待這一刻,我摩拳擦掌,情緒澎湃,信心滿滿期待數小時後的甜美果實。
把”林義傑”三個字寫在手背上,希望他可以讓我的26.2英哩變得更微不足道一些,因為他已經取代阿姆斯壯成為我的新偶像,畢竟屁股坐在腳踏車座墊上還是比較爽。MP3的火戰車和虎之眼也準備就緒,8點30分,在”暖陽”中槍響起跑,像河流一樣,跑者向前方漫延而去。一次參賽,一次感動,每一次在周遭都有太多感人的故事發生,每一次的經驗也都讓我對一個城市改觀。在棕櫚樹環繞的洛衫磯,熱情夾道歡呼的市民,立刻褪去我對這個城市一向的反感。暖陽在稍晚時變得更暖了,林義傑顯然今天沒有空幫忙,他告訴我要靠自己,虎之眼和火戰車更是沒屁用,聽起來感覺還悲壯得挺令人憎恨,因為流汗加劇,只到了6英哩處,我已經感受到今天將不會是個美好的一天。



身體各部份傳向大腦的都是負面的訊號,還未達一半路程,我已經接近掛點了。在11英哩處看見老婆小妹和妹夫在路邊加油,我眼睛溼溼的看著他們。「怎麼辦?」,想到前方的路程,我竟無助的呻吟起來。週日早晨美麗的加州陽光此時衍然成為長跑的剋星,也讓我多時的準備迅速破功。沿路上感覺跑者紛紛減速,身旁偶而有邊痛哭邊打手機,或崩盤倒地的恐怖鏡頭,看著那一張張痛苦扭曲的臉,我信心連連受挫,心中暗求平安抵達就好,於是把腳步放得更慢。上百通緊急呼救讓救護人員不得閒,帥氣威嚴的LAPD索幸打開全線的消防栓,噴灑水注降低溫度。


不記得是怎麼過來的了,我還是到了終點,雖然成績很難看。沒有以往的激動和興奮,我坐在路邊看著一堆躺在終點線後休息的人,和一個正在接受電視訪問的75歲完成者,他在背上寫著: 這是他的第84個馬接松,看到那個84,一陣吐意就卯上來,這樣的過程來個84次,我一想到就覺得噁心。要離開時看到仍然有大批跑者魚貫進入終點,看到他們跑歩的姿勢,我就再也忍不住吐意。


當然,甜美的回憶還是留下了。洛衫磯沒有令人讚嘆的天然美景,但這天看到的市民卻令我印象深刻,在比佛利山莊特設的Celebrity water stop(名人供水站),看到那些百千萬豪宅前,有許多穿著像是鐵達尼號頭等艙乘客的珠光寶氣先生貴婦,在忙著幫忙遞水給跑者; 在墨西哥城內,一向熱情的拉丁民族,毫無吝嗇的展現他們的長才唱歌打鼓,或把自己水果飲料拿出來贙助 ; 韓國城民俗舞,日本城鬼太鼓,還有厄瓜多爾,薩爾瓦多,印度等等,從頭到尾,我感受到這個城市上下投入的心血,令人動容的熱情,以及文化的豐富多元。還有賽前賽後免費按摩,中途的補給充份得當,對緊急狀況反應迅速,都讓我見識到一流國際比賽應有的水準,和主辦單位的專業用心,不得不為他豎起大姆指,推薦給有志之士前來一試,當然,首先必須先能耐熱。


9個月來跑了三馬,算算幾乎全年無休,覺得很疲倦,得好好的睡個爽,先享受一陣子早晨被窩的溫暖,開始準備翹起腿迎接即將到來的新球季,等到今年入秋,再來決定是否要繼續自虐。

經過洛杉磯紀念體育場(Los Angeles Memorial Stadium), 1984年奧運會場



經過好萊烏的街道





經過韓國城





LAPD在秀新玩意兒





主辦單位提供的按摩服務





沿線消防車噴灑水柱降溫





志村健也在跑





辛苦了三個月的代價



Image no.1, 5, 7 are from Los Angeles Times

Image no.3 from is from LA Daily News
Bookmark this page ►technoratiHemiDemiMyShareDel.icio.usfurlGoogle BookmarksYahoo! My Web

sunpaul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小安
  • COMMENT:
    雖然亂沒同情心的喵,想像熱血的Paul眼眶含著淚水的模樣有點想笑,但是,還是要給Paul拍拍手,你完成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努力、再努力,然後,撐到了終點。

    你很棒!

    PS.看了你的描述,彷彿可以看見,洛杉磯這個城市因為這樣來自人群間的暖意,所以,一定很美。
  • Ball
  • COMMENT:
    啪啪啪~ 恭喜Paul完成了第三馬!
    我只能替你高興,我實在不愛跑步這苦差事ㄚ~~

    洛杉磯這幾個字讓我想起太多關於某人的記憶啦~~
  • red_yellow
  • COMMENT:
    恭喜Paul又再度完成自虐....

    可是現在我最討厭聽到別人說跑步,我已經4個多月沒運動過啦!
    嗚~~~~~~~~~~~~~~~~
    我的細胞不知死了多少....搞不好已經冬眠不起了....

    秉持小小郭不死鳥的精神,現在可是拼命的復健。
    希望一個月後,我就可以去慢跑。
    唉~~~明明傷口這麼小(1cm)
  • 3
  • COMMENT:
    是因為沒有半馬,所以阿美才不能參加的嗎?

    ps.忍不住要吐槽:不是"萬頭鑽洞"而是"萬頭鑽動"吧~
  • 法洛猛
  • COMMENT:
    光看就已經抽筋啦>"<
    想起某次去爬嘉明湖走到右腿抬不起來的悲劇。
    Paul大好漢子、真男人,對你的佩服又加深了幾分。
  • 三井
  • COMMENT:
    個人覺得這是Paul從格以來的經典代表作。

    "虎之眼和火戰車更是沒屁用,聽起來感覺還悲壯得挺令人憎恨"

    "身體各部份傳向大腦的都是負面的訊號,還未達一半路程,我已經接近掛點了。在11英哩處看見老婆小妹和妹夫在路邊加油,我眼睛溼溼的看著他們。「怎麼辦?」,想到前方的路程,我竟無助的呻吟起來。週日早晨美麗的加州陽光此時衍然成為長跑的剋星,也讓我多時的準備迅速破功。沿路上感覺跑者紛紛減速,身旁偶而有邊痛哭邊打手機,或崩盤倒地的恐怖鏡頭,看著那一張張痛苦扭曲的臉,我信心連連受挫,心中暗求平安抵達就好,於是把腳步放得更慢。上百通緊急呼救讓救護人員不得閒,帥氣威嚴的LAPD索幸打開全線的消防栓,噴灑水注降低溫度。"

    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沒有絲毫的憐憫之心,而且口中咀嚼著煎餃越發可口‧‧‧
    當我看到Paul在咒罵虎之眼,火戰車‧‧‧我笑了。
    因為我知道可以名列自己人生三大男偶像的人,絕非泛泛之輩~~~
    里公丟某?Buddy‧‧‧:)
  • deja vu
  • COMMENT:
    恭喜Paul大完成了MI-3,
    看來可能要把林義傑和阿姆斯壯刺在背上才有效果,
    不過比較好奇的是,
    志村健到底有沒有跑完啊? :)
  • 米果
  • COMMENT:
    今天三井在MSN「熱淚推薦」Paul的第三馬,果然是有親身經歷的人,才寫得出這種充滿甜美汗臭的原汁原味,一想到今天台北凌晨十度以下的低溫,就不得不佩服Paul掀開棉被的勇氣,Paul快要變成堅果團的靈魂訓練師了。
  • Claire大姑姑
  • COMMENT:
    『身體各部份傳向大腦的都是負面的訊號……』一整段描寫得活靈活現,萬分精彩。
    可是,觸目所及隻字片語傳向大腦的都是卡通的畫面,怎麼辦?
    (一個馬拉松型男,一副威武身軀,竟然癟嘴地淚眼婆娑……)
    Any way還是得要用力地豎起大姆指,讚佩地說:「好樣的!」。
  • Paul
  • COMMENT:
    小安,
    甘溫哪阿,哈哈,其實每次路途上都會因為不同原因觸動幾次淚腺 : 看到身旁感人的事物,看到路邊人群熱情的支持,看到親人朋友在人群裏揮手,身體太不舒服,意志快崩潰,或旁邊有人哭,都會讓我鼻水共共流。這次習慣了,哭的還算少,否則到達那一刻時那一頓才是大ㄊㄨㄚ的咧。

    LA是不錯,但還是我們這兒好:P 有空來玩。

    ----------------------------------------------------
    球球,
    甘溫哪阿,偷偷告訴妳,其實我也還蠻不喜歡跑步的,的確是一件苦差事,但一方面我一向愛自虐,一方面我覺得人生本是痛苦,要囤一點本來面對,我已經看到大家通過終點的樣子,只是你們自己覺得還沒有準備好 J

    ----------------------------------------------------
    紅黃,
    甘溫哪阿,打斷腳骨顛倒勇,再忍忍,你馬上可以”造嘎哪ㄅㄨㄟ”咧,郭教頭說要讓疼痛害怕你,阿姆斯壯練習時犁田,頭上開花皮開肉綻,醫生縫完傷口叫他一個月後才能活動,他兩天後就去比賽了,有時候人的耐力無窮,超過自己想像。加油,復健時放個火戰車或虎之眼來聽,保證你很快又可以紅來黃去了。我們精神與你同在。

    ----------------------------------------------------
    3,
    甘溫哪阿,哈哈,謝謝指正,不知道為什麼看到萬頭鑽”洞”一直想發笑,好像在形容下水道的老鼠或昆蟲蠕動的畫面。

    Angela還得一些時日才能上陣,有機會我們得一起來挑戰一次。

    ----------------------------------------------------
    法大人,
    甘溫哪阿,真的是不敢,微不足道事一樁,都是靠各位不吝鼓勵。
    出發前吃一顆維他命B,少喝白水,保證你不抽筋 :D

    ----------------------------------------------------
    三井,
    你..煎餃…三大男高音我還勉強作作樣子,哩阿內共,我承擔不起,好兄弟別再抬舉我了。話說你陸文颢瑜珈有沒有再做,老師說有沒有在聽,最好邀伯母一起做,說不定古柏鎮之旅很快就成行了。

    ----------------------------------------------------
    Déjà vu,
    甘溫哪阿,但以跑到最後看到什麼和跑步有關的東西都想吐的情況下,把他們的名字刺在身上甩不掉,那可能會吐到脫肛吧!
    根據內人目擊描述,志村健在我到達五分鐘前抵達終點。

    ----------------------------------------------------
    米果姐,
    甘溫哪阿,三井他總是比誰都熱淚,真不知如果把他拖來跑,我和他哪一個會哭得比較兇。
    現在是有比較嗜血一些,覺得坡愈陡愈興奮,天氣愈冷愈開花(非菊花喔):D但每天把棉被翻開前那五分鐘天人交戰的歷程,簡直波折複雜到….如果我有季阿十分之一的好文筆,我還真想把他寫出來。

    -----------------------------------------------------
    阿姑,
    甘溫哪阿,咦?你怎麼知道我想哭都會先癟嘴? 這是沒法度的事,多愁善感嘛,連林義傑都說他111天中有100天在哭,我當然得效法效法。還有,阿姑幫幫忙,我非”型男”,但我現在倒真的是”行難”,膝蓋粉酸粉酸啊。
  • 硬梆梆阿仁
  • COMMENT:
    我也在偷練跑路,可是沒有勇氣參加全馬!
    再多練些時日,也許就可以拼全馬
  • Paul
  • COMMENT:
    阿仁,
    報了名,勇氣就來了。
    但還是要有充分的準備,才不會有危險性喲。
    加油!
  • 老方
  • COMMENT:
    恭喜!
    你的文章把這場馬拉松描述的像是一場災難,也像是一場慶典似的
    能夠順利跑完,心裡一定很爽。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 Paul
  • COMMENT:
    老方謝了,那天的確是給我心有餘悸的感覺,
    大概是我還沒有到可以勝任愉快的程度吧
    剛到達的時候情緒還蠻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