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他到達終點的消息,明明遠在數萬哩外,卻也情緒激動的好像人在現場分享他完成壯舉那一刻釋放開的愉悅。林義傑因為地區動亂繞遠路多跑了五百公里,因為氣候不佳又繞遠路多跑了五百公里,那些多跑的公里數對任何人來說都像是天文數字,把任何一個肯亞的馬拉松選手放在那裡,他也只有哭泣的份,更何況是要征服那不可思議的總長度了,實在是了不起。當然超馬和一般馬拉松不同,但我實在無法想像完成這檔事需要多大的痛苦忍耐力,其痛苦指數可能遠勝過牙痛,和不麻醉的生產平手。縱使是一個先天體質優異,經過訓練的跑者,一天一百公里,一週就差不多癱了,肌肉中的肝醣燃燒殆盡,電解質,蛋白質,熱量流失,細胞損壞,雖然有補充,卻無法百分百,偶爾還加些感冒腹瀉病毒作怪,從身體內引起的不適感輕則頭昏腦脹,嚴重則危及性命。而腳踝膝關節磨損,肌肉疲乏,腳底起泡,乳頭腋下磨破的疼痛又從外部找麻煩。襪子衣物把皮磨出水泡,水泡破了開始磨真皮,一隻腳還好幾個,最後指甲也掉了,雖然痛覺在數分鐘後會因為麻痺而減緩,但110天持續不讓他長皮也實在太能撐。


長跑選手體內分泌的腦啡劑(endofin) ,在我看來就好像是一種具毒品效果的興奮劑,使跑者雖然經歷身體的疼痛,但卻不捨得輕易的停止放棄,其中的快感,必須置身其中才得以體會。但是林義傑屢次挑戰的長度,腦啡劑恐怕早已幫不上忙,他非人類的毅力,意志力和使命感,強壯的心理素質,才是他能堅持到成功的關鍵。


想像他還在距離終點線只剩一公里時的心情,我不禁一陣鼻酸,那種感覺,才是正港苦盡甘來的人生。我確信他中毒癮已深,嚐到個中甜美滋味,絕對會很快的忘記痛苦,下回來個更大條的。


車子連開那麼久都不保證沒問題,林義傑,你歷盡艱辛,為國爭光,你真是人上之人,全人類沒幾個。

sunpaul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