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努比卡通「Peanuts」作家Charles Schulz因為特別愛用某一特定廠牌型號的筆,在生產商關門時,他把這支筆所有的庫存買下,以確定往後不會斷貨; 世界知名大提琴演奏家Matt Haimovitz在旅行各地做表演時,總是會多買一張機票讓他的大提琴可以坐在他身旁; 勞勃瑞福的棒球電影「The Natural」中,他飾演的巨砲Roy Hobbs總是把刻了Wonderboy的神奇木棒小心的收藏在樂器盒中。


還有許多professionals對於善其事之工具有特殊癖好的例子,而放眼當代球星,Ichiro對球具的苛護態度與堅持,恐怕也是絶無僅有。
在水手隊主場Safeco Field的休息室中,有一只Ichiro御用大保溼貯藏櫃,裡頭固定存放了10支他的球棒。在客場的征途中,他携帶一個小型的盒子,裡面用化學物質來讓球棒溼度不會增減。運送時他會用塑膠縮膜包覆球棒,以避免其受到天然環境因素影響。比賽中結束打席進入dugout後,他一定會除去沾在棒上的泥土和草,擦拭乾淨,然後固定把球棒立靠在板凳的同一個位置。比賽後,他一定是親自把棒子拿進休息室內。


仔細,拘泥,嚴謹,專注,一絲不苟,小心翼翼,龜毛,迷信,都曾經被人用來形容Ichiro對球具無微不至照料的行為。猜想如果誰不小心把煙草汁吐到他的棒子上,情況可能會很不妙。


Ichiro自從加入日本職棒第一個球季後,在Mizuno工廠內成堆的球棒中,像亞瑟王抽出石中劍般的抽出那一支愛棒之後,到目前為止都沒有更改過使用的型號。這支棒子長33.5英吋,重900-910克(約32盎司) ,塗著’鋼琴黑’漆。比賽棒和練習棒分別是由不同材質製作,練習棒為日本樺木(Tamo)製,比賽棒為白樺木製,因為在美國的氣候,白樺木比日本樺木更耐用。


其實當然也有其它球員非常注重他們所使用的球棒,例如之前另一個水手Edgar Martinez就隨時携帶磅秤,監控著他的棒子不會因為在握把塗上松焦油後超過太多重量。而大部份的選手就不是很在乎細節,像Larry Walker就很粗獷,一場比賽可以用上三個不同廠牌的球棒,拿了就打。





不只是球棒,Ichiro對他的手套也是苛護有加,他的手套由七十歲的Mizuno老師傅Yoshii Tsubota每年為他手工訂製,而他就像禮佛般的固定上油保養,模樣彷彿就像是他本人認識提供牛皮的那頭牛一樣。有一次球團給他過目即將出版的一朗搖頭公仔樣本,他要求廠商在右手臂上補上他慣用的護肘(大概是怕被拿來面對Randy Johnson的公仔吧 :D) ,在細節上的要求,錙銖必較。


擁有許多打擊頭銜的Ichiro認為,就像職業廚師的刀一樣,當一個職業球員,為了更好的表現,就必須要小心照顧生財工具,所以他的保溼櫃中放的不是古巴頂級雪茄,而是對他來說更珍貴而有生命的東西。這麼對待每天和他並肩作戰的工具,展現出的其實是一種專業和尊重,他認為這些都是非機器製造的手工製品,有人的用在其中,便是一個有的物品,隨便對待便有失尊重,也傷製作者的心。他無法想像有的選手會拿棒子打牆壁,折成兩段洩恨出氣,或把手套坐在屁股下等不可思議的行為。


但是每個人都有情緒,Ichiro也是人,在95年一場季賽中,他因惱火隨手甩了他的棒子,但立即後悔萬分,當晚他便把那支棒子帶回房間,和它一起過夜。


果然是令人讚嘆的奇人。



Image 1 from Asia Weekly

Images 2 from Seattlepi.com
Bookmark this page ►technoratiHemiDemiMyShareDel.icio.usfurlGoogle BookmarksYahoo! My Web
創作者介紹

追日誌 @ Pixnet

sunpaul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deja vu
  • COMMENT:
    你的文章真是令我開了眼界!
    果然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同時也看到球星不同於常人的定力!

    "...模樣彷彿就像是他本人認識提供牛皮的那頭牛一樣..."
    鍵盤喝到了我口中的咖啡...

    :D
  • Paul
  • COMMENT:
    deja vu,

    他是屬於球員中有天賦, 又對他所做的事充滿熱情的人,
    這樣的條件的確比較容易成功.

    這麼多毛病, 也給了我們一些話題.
  • 3
  • COMMENT:
    好像在看日本料理東西軍還是電視冠軍賽之類節目的達人專訪哦!敬業的態度可以有各種不同方式表現,再怎麼龜毛也比那些不愛惜羽毛的運動員要好得太多了......唉!見賢思齊啊,中華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