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漫長的等待,2006年我們終於又有機會再回到日本的職棒球場,首先拜訪的,就是讓我望眼欲穿的明治神宮球場。明治神宮球場誕生於1926年,比洋基球場晚三年,1961年起是當時的職業隊Tori Fryer’s的主場,1964年起國鐵燕子隊開始以此為主場,也就是今日的養樂多燕子隊的前身。日本職棒球場中除了大阪的甲子園球場外,神宮球場是另一個功能角色及歷史地位極為特殊的球場。由宗教法人明治神宮經營的明治神宮球場,除了職棒比賽用途之外,業餘比賽更是球場主要重頭戲,也是真正讓球場享有盛名的主因,每年的東京六大學聯盟野球賽(註),東都大學聯盟野球賽,以及明治神宮野球大會都在這裏舉行,神宮球場儼然已經是高中大學棒球人心目中的聖殿。

初秋涼爽的傍晚,我們從東京搭乘銀座線至外苑站下車,順著看球的人潮徒步往球場前進。在靠近球場沿路上,商家餐廳都把自家便當放在門口的小桌子上吆喝販賣,壽司、涼麵、咖哩飯、章魚燒,種類繁多令人目不暇給。由於日本球場可以携帶外食,觀眾們多在進入球場前在此順手拎一個便當,遂在此形成有名的便當外賣街。球場的外牆,就像是一般公家機關學校的建物,平凡的設計,去掉高聳的燈柱和牆上「明治神宮野球場」的大字,幾乎看不出來裡頭有球場,但下班時間踩著倉促腳步往裡面流動的新宿地區男女,自然的把我們帶了進去。我們發現前後左右的女性球迷竟然異常的多,問了問路人掛在正門上的橫幅寫的是什麼,才知道今天是「Ladies’ Day」。這個由養樂多球團為吸引球迷進場看球的「F-Project」其中一項促銷活動,沒想到被我們誤打誤撞遇上了,只見工作人員在入口處發送給所有進場的女性觀眾印有燕子隊logo的粉紅小雨傘,和一張看似棒球卡的紀念品(打開才發現是吸油面紙) 。針對女生促銷,是因為女性觀眾看球多偕伴行動,而非像男性只須和一只便當為伍。甚至在天候不穩時,外野進場的觀眾會獲得一件背後印有當日日期跟先發投手名字的雨衣。為提昇觀眾人數,球團的用心和體貼,令人激賞。

八十年來的歲月痕跡,在細心的維護之下,倒沒有在一進場時就讓人感覺出來,不過早期建築的格局,在走入長廊後便映入眼簾。平凡制式而嚴肅的氣氛,反應出日本的文化和興建時的時空背景。本壘後方入口的牆上,鑲著球場落成啟用的日期和銅鑄的球場圖樣,狹窄的室內走道,像極了同輩份的洋基球場,泛著那一思懷舊的氣氛,但燈光比洋基球場明亮許多。走道兩旁各式的食物飲料紀念品販賣區,選擇多樣,日式西式麵飯兼備,還有那傳說中的神宮球場便當。

這是我第一次置身於日本非巨蛋的職棒球場,望著新宿的天空,美麗的晚霞,頓時覺得還是摻雜天然因素的球場有趣得多。站在最高處俯瞰球場,青綠色平坦的人工草皮,水藍色的座位,場外左側可見神宮第二球場的高網,和遠方的東京帝國大廈,右側則可見市景和一大片市區裏的天空,使人心矌神怡。球場觀眾席內外野不相通,新式大螢幕的計分版座落於外野正中央,而本壘後方的遮棚建物上也有一個小型的副計分版。

此刻季賽已是進入倒數階段,養樂多迎戰作客的廣島鯉魚隊,兩隊晋級希望渺茫,球迷卻仍出席踴躍,熱鬧不已。養樂多燕子隊,是中央聯盟人氣球隊之一,隊中球星雲集,如幾度入選國手的岩村明憲、石井弘壽,高津臣吾、青木宣親、洋將Alex Ramirez、前旅美名投石井一久、陳金鋒3A隊友木田優夫等。台灣前時報鷹隊投手郭建成,與前兄弟象隊外籍投手風神也都曾經效力於此。當然還有階段象徵性人物,就是威名赫赫的日本職業野球球員工會會長,來自立命館大學的四眼田雞名捕 - 古田敦也先生。古田那上班族般的斯文眼鏡,在運動選手中,尤其在捕手面具下,成為一個極鮮見的特色,他於這個球季已開始兼任監督。日本職棒各隊的監督幾乎都是傑出選手轉任,沒有偉大輝煌的成績,彷彿不足以升任監督職務。而美職中這倒不是常態,許多教練生涯成績平平,但卻是智力過人,帶兵極有一套,是兩地不同的有趣現象。開賽前,吉祥物燕太郎不斷的以熱舞和免費T恤炒熱場子,並有雨傘快手大賽。由於燕子球迷人手一傘,於是球場利用大螢幕讓上鏡頭的球迷上下搖動兩傘,再以速度決定優勝者,並於第五局公佈,充分發揮加油道具的功能。

球賽開始,球場以熱鬧的方式將主場燕子隊的球員依序以守備位置介紹出場,每一個選手從休息區跑出場時,都會邊跑邊向看台抛出一枚自己的簽名球,這簡直讓現場看台上的觀眾high到不行,更增加了出場儀式的氣勢和熱度。當31號右外野手中真滿出場時,我站起來向他用力揮手,他便順勢一扔,只見球飛越護網朝我直來,不偏不倚的落入我手中,旁邊人連搶的機會都沒有,不用說我已經後空翻兩圈,興奮不已。這實在是球場之旅中的一個美好經驗,就算馬上離場也已經值回票價。

神宮球場座位曾在過去的歷史中由六萬席陸續遞減到目前的三萬多席,所以感覺非常舒適,走道乾淨寬敞,加上頻繁的行動飲食補給服務,坐在這裡,堪稱是一大享受。比賽中場球場會透過廣播和大螢幕呼籲球迷配合垃圾收集,還有資源垃圾回收,所以球場從頭至尾一直保持乾淨清爽,也節省清掃人工成本。這和美國球場大異其趣,除了有少數小聯盟會意思意思的收一下,大部分球場在觀眾離場後,通常椅子下都是讓人目不忍睹。兩隊後援會在外野大展身手,尤其是主場加油團創意的節奏、口號和活動,也成為比賽之外一大特色。

燕子和鯉魚的拉鋸戰,使得球賽扣人心弦,唯獨球場內野周圍的這道高網最令人感到困擾,讓前排座位觀眾整場在視線迷濛的狀態下觀戰,還好他們用的是細軟網。到了第七局中場,神宮球場最有名,行之有年的傳統戲碼正式上演。有別於美國職棒七局中合唱「Take me out to the ball game」,他們開發了日本文化濃厚的雨傘舞,在「Tokyo Ondo」(東京音頭)的音樂聲中,全場一致合唱並隨著節奏搖動雨傘,所有觀眾帶來的傘和門口發送的傘都派上用場,有趣且饒富特色,讓我驚喜萬分,樂在其中,同時也對於他們擁有自己的東西,深深的覺得感動和羨慕。


比賽終了,新宿的夜晚仍車聲鼎沸,便當外賣街的攤子已經全數打佯。走在往地鐵站的路上,口中不自主的哼著Tokyo Ondo,心中盡是喜樂和滿足,到現在已經過了近二個月了,Tokyo Ondo的旋律仍難以忘懷,無時無刻的在腦海中縈繞。多麼令人想念的神宮球場體驗啊,近年來重建的聲音已起,不曉得以後能否有機會再回來,在這個古蹟裡觀賞一場早慶之戰。



註 : 東京六大學聯盟是東京大學,慶應大學,明冶大學,法政大學,立教大學,以及2006年轟動全國的甲子園明星投手-手帕王子齋滕佑樹即將就讀的早稻田大學。


------------------------------------------------------
Visted Date: September 15, 2006. 6:05pm
Seat: Infield Seat
Game: Carps 5, Swallows 8

sunpaul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