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這裡稱做聖地或是神殿,實在一點也不為過,身為棒球迷,終究還是得來朝聖一番。這個現在蓬勃發展,流行於世界上許多角落的知名運動,更甚至被美國訂為是國家休閒活動(National Pastime)的棒球運動,就是源自於這片看似平凡的土地 - Doubleday Field。Doubleday Field 和緊臨的美國國家棒球名人堂暨博物館,在歷史上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這一戶外一室內的古蹟,同屬於棒球博物館的展出範圍,也是朝聖著必留足跡的兩大重點。我們開著車逃離曼哈頓擁擠的車陣,在一路青翠林園的美景相伴下,來到了這個Otsega湖畔的Cooperstown(古柏鎮) ,尋找那片棒球的發源地。從數十年前一個簡陋的開始,名人堂博物館和Doubleday Field現在已經變成美國最具知名度和最受歡迎的教育性展覽機構之一。博物館位在紐約州中部,州政府Albany以西70英哩,Catskill 山和Adirondack山之間的Cooperstown中的Pastoral Village。1939年6月12日正式在鎮上的Main Street 上開幕,建物本身就是代表著歷史的古典磚屋。每一年有超過35萬個訪客,來到此地拜訪標榜Preserves History, Honors Excellence, and Connecting Generations (保存歷史,榮耀傑出,連接世代) 的名人堂博物館。由於棒球發源於此,使得如此重要的博物館必須座落在這偏遠的鄉村裡,害得大家必須千里迢迢而來。

而如何證實Cooperstown是棒球的發源地呢? 話說在1905年時,有一個由棒球界賢達人士所組成的Mills Commission,被委任來調查確認棒球的最早出處。曾經有一位知名的早期棒球作家Henry Chadwick在他所著文章中提到: “棒球是由英國人的 "Rounder" 比賽所演進” ,這個論點被當時的前小熊隊教練Albert G. Spalding引用為根據,並希望做為委員會探索的方向。Mills委員會的成員包括:來自紐約在南北戰爭前期的選手並擔任國家聯盟第4任主席 (1882-1884)的Col. A. G. Mills;康乃迪克州前州長和參議員擔任國家聯盟第一任主席(1876)的Hon. Morgan G Bulkeley;馬里蘭州參議員前選手和華盛頃國家棒球俱樂部主席的Hon. Arther P. Gorman;來自華盛頓DC的選手國家聯盟第一任秘書和第五任主席(1884-1902)的Nicholas E.Young;知名選手和商人來自費城的Alfred J. Reach 和來自波士頓的George Wright;來自紐約的業餘運動員聯盟主席James E. Sullivan。這幾位社會傑出人士在長達3年的研究追跡裡,不斷尋找線索,而發現許多可能的證據。而其中一位來自丹佛的礦業工程師Abner Graves,他的證詞在眾多的事證中,顯得格外重要而可靠,Graves認為他所認識的Abner Doubleday就是Mills委員會的調查中所正在尋找的人物。Graves和Doubleday兩人曾一起在古柏鎮的學校中求學,而 Doubleday後來就讀西點軍校,畢業於1842年,並且服役於美墨戰爭和南北戰爭。根據歷史紀錄,在南北戰爭時,他曾以南卡羅萊那州Fort Sumter的北軍(政府軍)軍官身份開了第一槍。

在Graves寫給Spalding的信中,宣稱他曾參與Doubleday把"Town Ball"改造成本地版球賽(棒球)的整個過程,他並描述了比賽的情形:「一個人丟球到空中,讓另一個人用40吋寬的扁木棒打擊,而場上約有20到50人散佈,試圖在打者打出後跑到達50呎外的目標物前把球接住」。而Doubleday用棍子在土地上畫出了鑽石型狀的場地範圍,限制上場的人數,並增加4個壘包(Base) ,也就是Basebell的命名由來。經過求證,1907年委員會的最終報告正式聲明:”在某種程度上” 確定了,根據截至目前所能取得的最有效證據,史上最早的棒球運動,是1839年由Abner Doubleday在紐約的 Cooperstown所設計發明的。

而在27年後的1934年,在距離古柏鎮3英哩處一個叫Fly Creek的小鎮中,滿佈塵土的農舍閣樓舊皮箱裡,發現了一顆舊的皮製棒球,這個尺寸略小,變形的手工棒球,在發現時縫線處已經迸裂,塞在球裡面的布塊外露。這個發現像是為Mills委員會的調查結果提供了一個有利的證據,這個球很快被便稱做是Doubleday Baseball。

Cooperstown鎮上的一個慈善家Stephen C. Clack,在球被發現後以5元將它買下,並萌生了把這個球和一些棒球相關文物一起放在鎮上的Village Club展出的念頭,沒想到這個小房間開放後,吸引了各地湧入的人潮,而這個小房間也就是現在的名人堂博物堂所在。1935年時鎮上計畫4年後籌辦棒球發展100年的紀念活動,而當時的國家聯盟主席Ford Frick便提議設立名人堂做為慶祝活動的一部份,來彰顯歷史上曾經在球上有傑出成就的偉大球員。經過美國棒球作家協會的遴選,第一批五位接受此最高榮譽的名人為Ty Cobb、 Babe Ruth 、Honus Wagner、 Christy Mathewson 和Walter Johnson。1939年,就是在棒球最早在此發明的100年後,名人堂博物館正式開幕,同時也於1939年,在當時鎮民以木棍擊球建立棒球比賽雛型的土地上,蓋了座有看台的球場,以發明人Abner Doubleday為名,取名為 Doubleday Field。

博物館經過了1950年和1980年兩次大規模的擴充,有了現在完善的規模。Doubleday球場全壘打牆外就是名人堂的後院,全場共有9000個座位,1959年,當時波士頓紅襪的老闆 Thomas Yawkey 出資捐贈了一壘側的看台。沒有夜間照明,也沒有食物商品販賣。球場外的街道上除了古典的東岸景緻外,舉目所及皆是和棒球有關的商店標示,餐點也多半和棒球脫離不了關係。在夏季時分更是熱鬧非凡,來自東部各城鎮的少棒及青少棒隊在球季期間集中在此地進行共325場的比賽,一場比賽球場酌收300美元。許多由父母陪伴著在Doubleday Field留下意義非凡的比賽經驗,並且順道一訪博物館及名人堂,進行一趟連接世代,深富教育意義的棒球歷史體驗之旅。球場是屬於古柏鎮鎮民的公有財產,一直以各界和會員的贊助經費來維持,狀況之好,可以想像棒球在美國受到多少支持。除了季賽,每年一度的名人堂球星友誼對抗賽更是此球場一大盛事,包括 Babe Ruth在內的許多偉大球星都曾在此出賽留下足跡。曾經在1942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時,Doubleday Field 是 Canadian-American League 小聯盟魁北克運動家隊的春訓場地,也曾被使用為美式足球場地,社區活動和音樂會的場所。

雖然後來有些歷史學家們對於Mills委原會的調查結果產生質疑,而對棒球的起源有不同的說法,但不管真相在未來會如何發展,都無法再改變名人堂和 Doubleday Field存在的意義和價值。能夠坐在這個空氣彌漫著復古氣氛的神殿中看著球賽,緬懷過往,是一種很奇特難以言諭的經驗,就如同 Lou Gehrig 所說的名言:”I consider myself the luckiest man on the face of the earth!”。

創作者介紹

追日誌 @ Pixnet

sunpaul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