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rodome中部行最後一天行程前一夜,疲憊的坐在明尼亞波里斯住宿旅館樓下的星期五餐廳內,和同伴安靜感性的進食難得豐富的晚餐,此時此刻,熱血與體力的能耐已接近極限,若再繼續攝取熱狗當食物,恐怕就得和敗血症說hello了,而再多安排兩天在球場裡打轉,難保不會突然在座位上嘔吐。

來到這裡之前,提到明尼蘇達州我大概只會聯想到電影冰風暴的情景,好吧可能還有3M,不知道什麼特別的原因,降落的機場內所有的指示除了英文外就只有日文,問了機場的詢問台也找不到答案。從一個人口密集的地區來到這種地方拜訪頓時都會覺得到處靜悄悄,步調很緩慢,但空氣很乾淨,還下了一點雨,變化很豐富的雲層,透露著蠢蠢欲動的心機。這種地方要能有整季穩定的氣候來舉行比賽可能不是很容易,好在我們今天的目的地是一個好天氣永遠傳便便的室內球場,這樣我們和鄰近農業州老遠開車來看球的鄉民才免於擔心千里迢迢來被天公捉弄啊。


華盛頓參議員隊(Senators)在1961年時搬遷到明尼蘇達後改名為Twins,在小聯盟球場擴建的Metropolitan Stadium 打了21個球季後,1982年才移師初誕生的Metrodome,有了擋風遮雨的屋頂當然要大家一起躲,把它當主場的,除了Twins,還有美式足球維京人隊(Vikings),NCAA明尼蘇達大學Golden Gophers football,NBA灰狼隊(Timberwolves),所以Metrodome先天的設計上就只能是一個樣樣通,樣樣鬆的多功能用途巨蛋。

事先不想買票,只得開著車沿著週日早晨安靜的市區馬路找黃牛,率先遇上的是一個坐在街角倚子上等待的相貌端正像大學生的青年,樸實禮貌態度親切還賠錢賣,是我黃牛事件簿上的異數。往球場走近,在巨蛋外面有一些賽前的攤位活動,雖然也有來往人潮,但是其中卻參雜著一種冷漠感,氣氛很平淡,好像只是在一般公園烤肉一樣,也可能是我累了。

繞行巨蛋的水泥外牆走一圈,沒遇上半個人,也沒什麼可以看的,就決定走進去了。

Metrodome裡外都有東京巨蛋的影子,結構原理大同小異,據說Tokyo Dome就是以此為樣本蓋的,走進強風迎面吹來的旋轉門進入裡面,稍微仰頭便感覺到和東京巨蛋內非常相似的色溫和氛圍,比照片裡像King Dome那種老式的室內球場氣氛要好上許多,當初這座巨蛋誕生之時,必定也算是工程界的一個傑作。而上頭覆蓋的這一片屋頂,是重達58萬磅10英畝大的鐵弗龍包塗料雙層玻璃纖維,必須持續給予壓力充氣撐起,所以在裡頭總是覺得涼風徐徐。屋頂透光,天氣好時有感覺外頭日光明亮,目前紀錄中屋頂只有出過兩次狀況,一是1986年季賽中暴風雨撕開屋頂外皮,造成漏雨洩氣比賽暫停,一是1983年暴風帶來的厚重積雪壓垮屋頂,造成Metrodome史上唯一一次比賽延期。

這裡一向有不討喜的名聲,除了硬體上為了屈就於多用途而產生的缺陷,球場由當地政府體育部門接管也是可能的原因,公務機關的缺乏創意,也缺乏服務與求進步的壓力,於是產生了一種異於其他球場的冷淡味道,難怪常有許多雙城球迷寧可跑到鄰近州的密爾瓦基,芝加哥,堪薩斯市去幫自家球隊加油,而對買票走進Metrodome興趣缺缺。

Metrodome完整場地是設計給美足賽使用的長方型,右側活動椅子撤走後才會產生出棒球場右外野的空間,低於地面的場地可以中午打棒球,鋪了地面接著傍晚開始打football,也因此在它的棒球場配置時,幾乎半數以上都是爛位置,座位不是向著投手丘就算了,113至117區和133至139區的座位甚至還面朝向中外野,整場比賽都得轉頭看,脖子會很酸之外其實還非常危險。本壘後方的牆有彈性還帶角度,穿過捕手的暴投球打到牆會彈往一壘方向,是大聯盟唯一。

右外野的活動式座位有7600個,收闔後覆蓋座位的塑膠布全壘打牆被稱為Hefty Bag,成為Metrodome的專有特色,具高度彈性的特質使得標示的408呎有些許伸展空間,造就出Twins隊史上兩個偉大的外野手 - Kirby Puckett和Torii Hunter,他們充分利用彈簧床的優勢,練就了縱身一躍躺向軟軟的牆,偷個幾寸後在空中把幾乎煮熟的鴨子抓下來的專長,成為球迷們津津樂道的絕技。而右外野上方有幾個背號退休球員的巨幅人像,是真的被掛起來的。

大聯盟球場裡因為場地因素而形成的主場優勢,大概無人能出其右,除了那可愛的人工草皮,夏天午後一片雪白的天花板,掛在屋頂上的照明燈,或是比賽後段人數減少室內氣壓產生的變化,都讓打擊者擊出的球更為迷幻,一個球季總會有五六個因為客隊守備不習慣而吃鱉的畫面,不久前老虎才在球賽末段又被屋頂吃掉一顆球遭主人逆轉,現在還會有觸身球不判的主審 :D 給觀眾增添不少樂趣。Twins曾經在1887年和1991年兩度世界大賽在主場總計十二場竟打贏了十一場,到別人家打的客場六場全輸掉,顯示出溫暖的家對他們真的很重要。

因為場地的結構特殊,故必須制定出一些獨特的場地規則,也難免相當程度上影響比賽的公平性與結果,比如在dome裡面打出的高飛球碰到天花板,裁判便由球落地處來判定安打或界外,如果野手在球落地前接到即裁定為接殺,還有一堆室內球場才有的規定,族繁不及備載,很累,據說以前A's 的 Kingman 曾經在這打了一顆上去後沒有下來,結果是滾進屋頂的排水管裡,巨人時期的松井秀喜在東京巨蛋好像也有一次。

室內球場一向很吵,但Metrodome好像吵得很出名,在1987年世界大賽時測到的吵雜噪音竟高達125分貝,相當於一架噴射機起飛時所發出的巨大聲響,幾乎追上全速衝刺的F1賽車,所以球場也被戲稱為 Thunderdome,今年趁洋基來的時候Twins fans又可以讓大家見識一下了。

繼昨天在Wrigley Field的不愉快經驗,今天開賽前又遇上一個帶著歧視態度的球場工作人員,這老太婆幫我把整個完美旅程中的缺憾補成一雙,而我的反應,只剩下對她感到很同情了。但一定要歐肉一下的是這裡的turkey三明治份量足味道佳,價位卻只有洋基巨人場子裡面要的一半,難忘。

以前的Santana是本市之光,走了後Mauer成為看板,穿著兩人T-shirt的球迷就幾乎是前後左右,。跨聯盟戰的對手是響尾蛇,比賽過程中觀眾很安份乖巧,了無生氣,我們除了運氣奇佳目睹了不規則彈跳,屋頂吃球的標準示範,還經歷因為場地問題而導致的駭人意外,記得當時正在低頭咬熱狗之際,聞得喀一聲後,一個白點像雷射般從我右至左劃過眼前,竄進左外野旁觀眾席人群中,命中一個大概也正在專心咬熱狗的觀眾頭部,又高高的彈回場地內,緊接著就是醫護人員忙進忙出拿毛巾,傷患包紮抬出場的緊張畫面,搞得我們其他觀眾又要好奇往左關切後續情況,又要擔心往右看防止下一個又來打中後腦直接掛掉,這樣的景象,不曉得在這裡算不算常態。另外球場內沒有一個位置可以站著看球,不是到走道上去自閉就是鎖死在位子上。最後雙城贏球。

比賽結束後,順路到在Twins 老主場Metropolitan Stadium 舊址上蓋的Mall of America瞧一瞧。這個曾經吸引過兩億兩千萬觀眾來看球的地方,現在建了一個米國最大室內購物商城,是設計用來讓人逛到腳殘的那種,裡面應該是想到的東西都有,居然還有室內雲霄飛車。

這個地方似乎被我嫌到沒一塊,但它還是擁有唯一一個曾經舉辦過MLB世界大賽,明星賽,NFL美足超級盃,和NCAA Fianl Four大學籃球賽的光榮履歷,曾經David Winfield,Eddie Murray,Cal Ripken Jr. 3000安都在這裡締造。昨天精彩上演完Brett Favre力克老東家包裝工,今天就可以讓雙城用來驅趕老虎滾出季後賽,還真是個充滿榮耀的風水聖地啊。

最後一天在一個幾乎沒有什麼棒球FU處的看球經驗,就當作是一個即將和現實生活接軌的收心操。在市中心另一頭的新球場Target Field完工後,2010年明城棒足也將分家,到時看比賽雖然可能要裹棉被,但味道肯定會比較純正。而像這樣與棒球格格不入的地方可不比老洋基球場,會想念它的球迷應該不多,要炸要拆大概也沒人會捨不得,就把它留給美足維京人保暖用吧。棒球告別此地在即,這篇去年的文,再不貼也就不用貼了。

 

metro2
冷漠的北國人,聊備一格的賽前活動

metro3
防止漏風的旋轉門入口

metro4
密閉式球場內走道

metro5
只有在經過這些洞時瞄得到裡面
metro6
頗有東京巨蛋的FU

metro7
白花花的天花板,高飛球的百慕達

metro8
Hefty Bag,外野手的彈簧床

metro9
真正用掛的退休號碼

metro11
沒什麼像樣的記分板

metro10
平凡但價位合理,令人滿意的一餐

metro12
當時距離新家啟用還剩121天
metro_new
左下角正在施工中的新球場Target Field

Visited Date: June 22, 2008. 1:10pm
Seat: Sec 133 Row 5 Seat 25
Game: Diamondback 3, Twins 5
WP: L. Hernandez (8-4) S: J. Nathan (19)
LP: B. Webb (11-4)

同時貼於此站

sunpaul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