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十年前,在一場舊金山巨人作客鳳凰城的比賽中,響尾蛇投手向巨人打擊者 Charlie Hayes 投出了一記觸身球,痛痛當下隨之而來的不爽,讓 Hayes 反射性的趨前向投手討公道, 舉動立刻引起清空兩隊休息區的集體幹架,一時間大票人推擠,互撞,冷拳,飛踢,勒脖子,勾下巴,爆粗口在內野草地熱血上演,鞋子與帽子齊飛...

短暫激情後,場面立即被冷卻,勸架的,執法的,擋住了許多緊握著拳頭互相對峙,喊著"別拉我!"的人,過程中響尾蛇的大單位先生 Randy Johnson 當然是一路參與,在陣頭中用他過人身高和兇悍表情的優勢力挺隊友。

人群漸散,大家必須理出能夠繼續比賽的局面,一臉氣呼呼的Randy從地上拾起一頂帽子,重新戴回頭上,向大家大方表態說:

其實我是比較想去巨人隊的啊。

RJ
很好奇他剛剛趁混亂時海扁的對象是哪一隊的。(誤)

這讓我想起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個預言性經歷,十幾年前剛到米國後的第二天,在舊金山中國城內走馬看花覺得很新鮮,拿著相機亂槍打鳥,約五年後翻閱當時照的照片,發現其中一張市景照片中,有一對路人夫婦走過鏡頭前,被我留下特寫般的清晰影像,阿母看到告訴我那是在八百年前移民赴美失去聯絡的遠親,後來還得知他們住在我當時住處的後面一條街...

恐怖鵝~ 恐怖到了極點鵝~

Photo from agco
創作者介紹

追日誌 @ Pixnet

sunpaul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克保
  • 哈哈哈哈哈哈

    感謝分享,這鏡頭真是 priceless 啊
  • 是啊, 打完了敵人馬上戴起敵人的帽子, 很爆笑.

    sunpaul2 於 2009/06/13 08: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