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行李檢查站前回頭看,送行的人群們隔著玻璃門向他們的親友們使勁揮手道別,我不知道每年在這裡送回過多少人,終於才輪到自己能從這個角度往外看。實在有好一陣子沒來了,金屬探測門之後的景象真是陌生,不由得在通往登機門的長廊上停下腳步欣賞一下,有好像再走幾步就到家的感覺,心情有點小激動。

在機艙入口抓了兩份報紙,一是頭版報導Lincecum獲得賽揚獎的紀事報,一是把頭版搞得極端血腥熱鬧的中文報,結果一頭睡倒,什麼都沒看。漫長的折騰之後,我回到了自己的家鄉,推著行李轉進入境大廳看到家人揮手的那一刻,覺得總是要在兩頭一直重複經歷這樣的聚散離合確實很累。清晨的台北城還沒醒,在烏雲籠罩加上飄著細雨的超憂鬱氣氛下,我內心吶喊著我操他媽的台北來為我接下來這一段難能可貴的假期揭開序幕。

直接驅車往北海岸找了攤海產店大開殺戒一解思念之苦,想念的家園,親愛的家人朋友,我迫不亟待想快快和你見面。


創作者介紹

追日誌 @ Pixnet

sunpaul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