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不容易的道理本是放諸於萬物皆準,但卻也萬萬沒想到竟然是如此困難。之前來院子裡築巢孵蛋的兩對鳥夫婦都沒有成功把幼鳥扶養長大,巴爾地摩小金鶯(我隨便取的)的鳥屋在某天狡猾的多倫多藍鳥把頭伸進去一陣翻攪之後,四隻小鳥無一倖免,全數斷了氣。而掛籃裡的斑鳩媽媽被兇惡烏鴉硬生生的欺凌啄出鳥巢,小斑鳩被烏鴉銜走後分食,最後只剩下門外路上的一坨夾雜著羽毛的形狀不明物體。

因為孵蛋而變得體型瘦弱的鳥媽媽被啄的滿身傷,無神的在馬路上踱步,有時會站在門口的棚架上發呆,觸碰她居然也不會離開。

突然間,想起了葛優和鞏利演的「活著」,一部我看了大概有二十次的電影。

bird_m

這麼小的院子,幼鳥的生存率居然這麼低,雖然這都是自然生態,但藍鳥和烏鴉最好再多多光臨本院,再有這種情況,我會努力扮演食物鏈中適當的角色。

sunpaul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