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日本人的球隊打了一場棒球賽, 攪和了一個早上, 差點沒被操到軟腿, 和我過去十數年的壘球生涯所經歷頗有出入, 過程中有一些感觸。
  • 集合時間要準時到達, 製服要力求穿著整齊一致。
  • 熱身要踏實。都是有小孩, 開廂型車的社會人士了, 有必要這麼甲子園嗎?
  • 連在休息區裡, 也要正襟危坐, 很不習慣。
  • 在我眼中, 球場上盡是充滿天份的孩子,動作流暢,賞心悅目,我的天,在日本到底會有多少個像這樣的孩子。
  • 一片謙和有禮,就算誤判也只有摸摸鼻子, 苦笑認栽。
  • 球員都很有型, 甚至有一個小笠原, 一個新庄, 一個假一朗, 好幾個達比修。
  • 有許多球員歲數只有我的一半, 條件良好, 體能旺盛, 但可能源自於在日本時期的磨練,頭上有白頭髮的球員表現的卻比較穩定而出色。
  • ABJ球員沒有紮實的基本動作,但有比較接近大聯盟選手的態度。
  • 這裡台灣移民比日本人不曉得多幾倍, 卻不知道能不能組得了一支相同水準的球隊。
經過十幾年慢壘老人球的放縱之後, 我現在在棒球場上幾成廢物, 為了不想丟台灣人的臉(畢竟這也是我們的國球啊),真的是拼了老命硬撐。

總計三個打數: 三振/三振/最後打席擦棒一次後三振。

Man, I love softball.
創作者介紹

追日誌 @ Pixnet

sunpaul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