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im4

長跑名人Bart Yasso說: "If we were told that we could run only one marathon in our lifetime, Big Sur would have to be it."

都已經這樣說了,怎麼能不去呢?

Big Sur是位於舊金山南方約150英哩,1號海岸公路上鄰太平洋的一個小鎮,也是這小鎮南北兩端海岸線的概略稱呼,地勢狀闊,景色優美。在此舉行的Big Sur馬拉松則是在長跑賽事裡極富盛名,每年在馬拉松熱門季節的四月底將海岸公路封閉舉行,讓數千個跑者從Big Sur鎮出發由南向北至Carmel Valley終點,一路享用迷人風光,聽起來就是一個值得一試的好主意。這種口卑這麼好的比賽近在咫尺,我卻數度捨近求遠,寧可舟車勞頓,也從來沒敢打它主意,因為它就像帶刺的玫瑰,美麗卻危險。

Big Sur Map

全世界每年各地賽事數以百計,小地方Big Sur在跑友之間卻無人不曉,可見其難度和風景早已經造就出它應有的威名。由當地非營利組織藉推廣運動,舉行馬拉松來籌款捐助地區慈善機構的創意至今已經延續了23年。首屆於1986年舉行,吸引1800名跑者,結果讓沒有心理準備的大家吃盡毀滅性的苦頭,居民對封路一事也不甚歡迎。根據評鑑,Big Sur是全世界最大規模的非都會型馬拉松,被形容為北美洲最困難的馬拉松之一,馬拉松中的珍寶,也是最多人想挑戰的「夢幻」馬拉松。在蜿蜒的海岸線一路連續十八個山坡道上,以湛藍的太平洋為背景,配上紅木林,岩石峭壁,草原牧場,地勢在海拔10呎和560呎間起伏,路上安排了各類音樂演奏給跑者打氣,甚至有鋼琴和豎琴,好像要製造一幅人間仙境的樣子,和其他賽道相比,確實獨一無二,spectacular, rewarding, mystical, unforgettable,是最常被參賽者用來形容沿途感受的辭彙。今天,Big Sur馬拉松不但極受跑者歡迎,沿途城鎮也蒙受其惠,大家傾注資源和熱情的情況,已不可同日而語。

bsp
雖然有名人背書指名此生不能錯過,但飽聞其風評加上實地觀察之後,覺得挑戰它的決定實在無法下得輕率,深思熟慮後填好的報名表仍然在猶豫了三天後才鼓起勇氣按下寄出鍵。

這是我的第四次全程馬拉松,在家中多了新成員的狀況下,意義稍有不同,因為他對生活作習規律性的影響在所難免,對挑戰目標更具考驗。在2006年以新手資格開始長跑之後,我一直試圖增進身體有氧機能和跑步技巧,所以每一次參與都是一個階段的實驗証明和學習。為應付Big Sur,在全職長時間的工作模式下,今年我仍儘量讓每週基本哩數維持在25-30英哩,跟以往不足20英哩相比,我從心跳速率等數據看出我的狀況比以往進步,速率從0:10:30mpm提升到0:08:30mpm,研究了一下地形,決定了這次的策略,預設目標在2小時10分之內完成前半段13.1英哩,把剩下的時間留給後半段揮霍,應付任何不可預測,特別是我一直有肌肉容易抽筋的問題。

該準備的都準備了,但隨著比賽日的接近,前所未有的焦慮卻一直沒有停止過。

賽前數週主辦單位來信提醒相關規則,在我眼中卻盡像是充滿恐嚇。

它預告這會是你最糟紀錄和最棒經驗的馬拉松。
它要你在預估到達時間時,在個人平均成積上多加大約半小時。
它祝你好運,希望傳說中的強風從背後吹來。
它提醒你時間有限制,時間一到公路將開放,而所有未能完成者將強制載回。

一向都志在完成,但這次追求紀錄的念頭顯然變成了壓力。最後一週情緒稍有低落。

賽前

由於起跑點Big Sur腹地狹小旅館有限,我們和九成參賽者一樣選擇住在終點所在的Carmel市內,再於明早由接駁車送至起點。這意味著睡眠時間會更短,我在主辦單位領取號碼和計時晶片等重要物品後,早早填進比平常份量稍多的義大利麵當晚餐,在隱隱作痛的小腿肚貼上藥膏,九點之前熄燈躺平,緊張加上聽著小兒伊伊呀呀喃喃自語,真正獲得睡眠時間約兩小時。

最後三天每天以義大利麵當晚餐,攝取大量水和運動飲料,補充維他命B,and, think positive。

比賽日

數度驚醒之後,清晨三點決定起身準備,匆忙盥洗整裝的空檔喝下16盎司蛋白質,吃下3/4個begal,半條power bar,半截香焦後,趕忙前往集合點等待巴士。

1 號海岸公路於4點由公路警察封路,所有跑者必須由主辦單位準備的巴士運送到起點,整個Carmel地區的黃色校車大概都被集合到這裡來了,每一部裡都載滿了跑者,在清晨寧靜的街道上浩浩蕩蕩,魚貫往海岸駛去,有當兵時演習的氣氛。我在車上喝下一杯咖啡,少許運動飲料,試著在這小學生尺寸的座位裡,找一個比較舒服的姿勢閉目養神。

從終點回程或許不是一個好主意,甚至像是一個折磨的開始。巴士一路在海岸公路順著坡度起伏,讓我事先感受目睹了等一下將面對的狀況,心頭難免又沉重了起來,而且歷時近一個小時,我幾度覺得司機不是開過頭就是在開玩笑。

窗外海天一片漆黑,整齊的校車車燈像鏈子般點亮海岸線,而遠方只能看到明亮的月光倒映在看似平靜的海面上,蒼茫孤寂,另人難忘。一路上經過幾個志工正在忙著設置的供水和救護站。

bs_moon

在Big Sur起跑線旁的集合點已經是萬頭鑽動,許多席地而坐,連想找個較寬的地方盡情伸展熱身都一位難求。在解決了最後5oz運動飲料後加入了等待上廁所的長龍,等到搞定之時時間只剩下10分鐘,快速的完成熱身,把外套雨衣等多餘物品留下後,便擠向起跑線。狹窄的山路口塞不進太多人,於是我被卡在接近起跑線處,這也是我第一次離起跑線這麼近,可以看到開幕儀式和唱國歌。

氣溫55F,風向5-10mph 東南風,6點45分準時,在Pfeiffer State Park,槍響出發。

bsim1

第1英哩 - 0:08:15 原本計畫前兩英哩要維持在0:09:30以徹底熱身與保持能量,但人潮像水庫洩洪般在前300公尺的下坡道向前衝去,不自覺被挾帶著往前跑,速率高達0:06:45,閃到路邊將速率降回0:08:45。心跳164
第2英哩 - 0:08:45 Big Sur Village 賽道依然擁擠。 HR158
第3英哩 - 0:09:13 身體已經暖和。 HR151
第4英哩 - 0:09:02 大部份是平路和下坡路段,偶爾有中度逆風。HR153

bs_a

第5英哩 - 0:09:23 Molera State Park,下降到海拔100英呎,注意到太平洋出現。
第6英哩 - 0:09:45 開始感覺緩坡,人潮開始減速。無風無雨,出現陽光,氣溫暖和完美,身體狀況良好。HR155
第7英哩 - 0:09:31 平坦和上坡,進入自動巡航模式。HR156

bsim3

第8英哩 - 0:09:05 平坦,感覺有點遲緩,reload,吞下PowerGel。HR156
第9英哩 - 0:09:42 Point Sur,恢復。
第10英哩  - 0:08:27 Little Sur River Bridge 大下坡,降至海拔40呎,往前看,Hurricane Point已經出現在前方,左小腿有微微抽筋現象。HR161

bs_e

第11英哩 - 0:10:23 連續2英哩上坡開始,斜度明顯,許多人改為步行,我減緩速度,防止心跳上升過快。右小腿開始出現抽筋現象。HR165
第12英哩 - 0:10:03 到達路線最高點Hurricane Point,海拔560呎,頂端景色壯麗,但迎面風勢強勁。左小腿抽筋頻率增加,影響前進速率,令人忍無可忍,決定把保暖袖透套拆下綁緊兩隻小腿。在路邊伸展時,一位老伯停下來關切,給了我一粒混合鹽膠囊,吞下後據繼續前進。HR172

bs_south

第13英哩 - 0:13:47 下坡路段,使用省力模式,幾度停下按摩腳肚,心中不祥預感浮現。正在經過中點13.1英哩處的Bixby Bridge時,左小腿嚴重抽筋,急忙用手抓住在小腿裡跳動的老鼠,動彈不得的停在路中央,杵了一會失去平衡,跌坐在路邊,跑者紛紛從身旁繞道跑過。

約半分鐘後,老鼠作亂平息,鬆開猙獰痛苦的表情,打開眼睛,抬頭見兩位消防隊大哥手插著口袋,大概已經站在跟前,看了我一會兒了。

「Are you all right?」其中一位冷靜的問道。

我大吐一口氣,無奈地搖搖頭回答「抽筋抽得凶,你們有治療的秘招嗎?」 換他們搖搖頭。

「你...還要繼續嗎? 前面還有一半,或許更多。」他講得有點含蓄,似乎怕不小心打擊到跑者士氣。

其實,歷經剛剛那個痛到汗珠大粒小粒一起飆出來的驚竦過程,我已經幾乎要下決定就此打住,剛剛那一半都已來完成的不輕鬆,這種不爭氣的腳要怎麼面對下半段呢? 想起幾個月來寒冬清晨的付出,大費周張的旅程,用心苦練的策略,全都要在這裡被迫畫下句點,完全的洩氣,失望,活生生上演一齣魂斷藍橋。

坐在橋上,消防員陪在身旁,從邊欄的石柱縫中看出去,發現太平洋景色異常的美麗,安詳而平靜,陸續跑過的跑者突然好像和我毫無關係,停下來真舒服,苦難可以就此結束。但同時,想起終點線那端親人期待的表情,如果我搭著特快巴士提前被載回終點,一定會讓他們非常吃驚。

老實說,我沒有放棄的勇氣,還是走吧,撐多久算多久,說穿了只不過是膽小而已,害怕抽痛,害怕跌倒,既然如果今天逃掉了明年還會想再回來,不如今天就豁出去吧,我不想再回來了。向打火兄弟揮揮手,綁緊小腿,為避免下次再抽筋就無可救藥,決定改用小滑步,繼續前進。

bs_b

算了算時間還有3小時40分,用我快走速率0:15:00要趕在時間截止前到達非常勉強,除非我加快速度。經過橋頭時鋼琴家Michael Martinez正在用優美旋律歌頌大自然,許多人駐足合影,我已無心戀棧,連轉頭看他的心情都沒有。

bs_paino

第14英哩 - 0:16:08 部份上坡,預料在此處會再抽筋讓我提前打道回府,結果沒有發生。
第15英哩 - 0:14:57 Palo Colorado Canyon 試圖提高腳步,小腿反應不佳,只得加速小碎步。
第16英哩 - 0:15:24 Rocky Point 找到安全有效率的快走姿勢,保持定速前進。
第17英哩 - 0:16:48 Garrapata Bridge 稍微感覺遲緩,reload。

每一英哩標記處,都有由兩位中學志工組成的Path caller-速率播報員,他們根據你通過的時間預報你若保持此速率所能抵達終點的時間,這對我非常重要,它提醒著我如果要趕在打烊前到達,中途不能有任何歇息的機會。貼在腳指間為避免互相磨擦起泡的人工皮膚脫落,掉在腳底,造成更大面積水泡。

第18英哩 - 0:14:56 不記得。
第19英哩 - 0:15:11 Soberanes Point 盡力保持微笑,開始找機會與人攀談,專注在週遭景物上。
第20英哩 - 0:15:43 我知道連續坡道將要出現,但沒想到在跑者體力接近耗盡的階段,居然端出這種菜,路面又陡又斜。
第21英哩 - 0:16:22 短坡,盡力守住速度。為了避免嘔心感和膀胱脹浮感,這次試驗在途中攝取較少的PowerGel和水,但不想在終點時徹底潰決,明天沒法上班,決定再吞下一包PowerGel。
第22英哩 - 0:15:02 Yankee Point 進入有民宅區。
第23英哩 - 0:15:34 不記得。
第24英哩 - 0:16:25 Point Lobos 有快到家的感覺。
第25英哩 - 0:16:18 San Jose Creek 經過Monastery Beach 沿途開始有零星觀眾出現。

bs_c

第26英哩 - 0:17:54 最後一哩路,像是永無止盡的漫長,我知道可以來得及趕上,稍微減速。兩旁鼓掌的聲音,讓我考慮要不要提起腳跟finish strong,但怕挑動抽筋,作罷。和路上剛認識,膝蓋受傷的Jimmy一起,一拐一拐緩慢滑進終點Rio Road,時間5小時50分。

我覺得難以置信,在將近6小時的mind game之後,我即時回來了,慶幸一念之間,我沒有放棄。

賽後

為了加速恢復體力,修復身體內損傷的組織,忍著些微想吐的感覺,把在終點區攤位上提供的飲料食物勉強吞了一些。一根香蕉,一條energy bar,兩瓶果汁,持續攝取運動飲料,不適感在約八個小時之後停止,除了小腿內隱隱作痛,腳部肌肉的酸痛感也在第三天消失,比前幾次進步許多。

這一天除了馬拉松,加上21英哩賽,接力賽,10英哩競走等共有一萬名跑者出現在陽光和絢的海岸線,北美大陸的邊緣,3192名跑者完成馬拉松,雖然我個人挑戰失利,但主辦單位安排完善,處處展現絕佳親和力,留給我許多美好印象,或許有機會我會再回來。

big sur medal

所以,如果一生只有一次參與馬拉松的機會,到底Big Sur是不是首選呢?回頭想想,我個人覺得答案應該是肯定的,但前題是在充分準備之後,有餘力欣賞風景的情況下。


Some Photos from David Royal- Monterey Herald


創作者介紹

追日誌 @ Pixnet

sunpaul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陳伯
  • 恭喜你完成馬拉松,好有毅力呀!
  • 謝謝, 其實這沒什麼, 是人人都可以做的到的啊.

    sunpaul2 於 2008/09/28 12: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